社區乜東東: 一粒葡提子的小事

 

by 提子粒

bluehousegrape

記得一個笑話,老婆對老公說:「家裡的大事當然由你管,我管小事就好。但何謂大事小事,則由我決定。」她也許是對的,分辨大小事不容易。我們都要重新的想像什麼是大事,什麼是重要的小事。因為我們都是如斯的渺小。渺小的大家才需要在社區聚在一起,你一顆我一顆分葡提子吃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不知不覺我已經碌咗嚟藍屋中秋四年喇,好開心 🙂 最初嚟幫老師手,傻下傻下,估唔到可以同大家一齊開會,而大家嗰時畀我嘅任務,就係負責燈謎嘞。

嗰時我都覺得好奇,點解大家畀咗呢個任務我之後,會鬆一口氣呢?燈謎咋喎。

 

第一年:整燈謎好易啫

我就同我個friend專誠去土瓜灣搵陳伯,佢舊時住藍屋。聽佢老氣橫秋指點,要用點點點的紙,要搵咩咩咩燈謎,聽完覺得,其實幾句講晒啦,點解要專誠搵佢問?

有一日,我又同個friend特登去灣仔同吉吉頭先生準備燈謎禮物,原來係去買幾枝花生油。佢話,買大大份食物街坊會鍾意,尤其是朱古力手指。我心諗,吓?咁簡單?眨下眼搞掂啦。

終於去到藍屋中秋嗰日,我又食又拎,嘩,啲燈籠五顏六色好靚。仲有兩個街坊突然相認,碌大對眼,望望下大叫咗出黎,好似tvb。我諗起老師同我講過藍屋嘅傳說,嗱,本身佢哋班街坊要畀人趕走晒,諗住最後一次慶中秋好淒涼,但爭取到留屋留人之後,就年年都可以返黎,每年釀酒下年飲。我聽得出佢哋嘅感情,諗起「文化保育」、「社區網絡」,好多好多嘢……

 

之不過……

過咗一排,大家開檢討會傾返嗰晚中秋,有個街坊紅都面晒,話嗰晚好鬼失敗。「啲人舀走晒啲嘢食,好多老人家都食得唔飽!」佢係咁講,係咁講,邊個邊個拎走咗啲嘢,邊水邊水又攞唔到,食物應該點點點擺……好悶。好似搵唔返傳說中嗰啲嗰啲浪漫社區網絡乜乜乜。

 

第三年:燈謎又嚟過

舊年,我又幫手燈謎。大家拗來拗去,終於決定,要喺題目紙寫定號碼,街坊唔俾拎走張紙,有人估中咗就釘返答案上去。結果因為冇順序放啲燈籠,釘唔返啲答案,派禮物又亂到七彩,又衰咗。陳伯仲要加多幾句:「啲禮物邊個揀架?送相簿、豬仔錢罌有乜用?土家個中秋就唔同呢,送沐浴露,又送衫,咁先實用吖嘛。我有份包架。」我記起嗰日吉吉頭拎住嗰包朱古力手指……

 

原來係咁

慢慢我先明,呢啲雞毛鴨蒜嘅細節,先最偉大。嗰啲乜乜乜社區網絡其實已經喺裡面,FEEL到。社區就係要陳伯、所有人,大家都有份。我哋口口聲聲話,人嘅生活就係文化,咁生活就正係呢啲濕濕碎碎嘅呢啲嗰啲黐埋一舊。

 

濕碎到,嗰晚有個街坊靜靜雞搣晒啲提子做一串串,先可以個個都有得食。

 

(搣提子的街坊講返件事時,好沾沾。)

 

“But we live in a world that has lost its appreciation for small things . . . Little movements of communities of ordinary radicals are committed to doing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.”

The Irresistible Revolution: Living As an Ordinary Radical, by Shane Claiborne


社區文化關注已經參與咗藍屋好多萬年,唔係,係由一開始到而家十年。更多資料:http://wp.me/p3xEpo-63

 

提子粒:「我要確信,細細細細細細粒嘅提子,都可以搬走一座大山。」

名義上社區組織者,實際上每日都學習緊,街坊眼中的四眼妹一名

 

original facebook pos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